• 书人茶话
  • 文史园地
  • 精品书摘
  • 欧风美雨
  • 男人女人
  • 人在旅途
  • 情感倾诉
  • 社会万象
  • 文体大观
  • 创富理财
  • 读者沙龙
  • 当前位置: 雾女风情文摘 > 文体大观 > 正文

    姐妹情谊的诗性解读

    时间:2018-08-21 11:40:07 来源:雾女风情文摘 本文已影响 雾女风情文摘手机站


      摘要:姐妹情谊是女性主义者们孜孜不倦的追求。她们迫切想要实现男女权利的平等,通过极端的方式培养成员之间的姐妹情谊。这种仓促建立起的情感链条十分脆弱,以至于无法成为女性运动中的坚实堡垒。这种看似理性与感性并行的做法,实则与当今纯粹理性的经济功利主义无二。美国学者努斯鲍姆所提倡的诗性正义,充分展示了纯粹的理性主义的弊端,强调文学和情感的重要之处,并指出社会正义的实现需要文学想象与情感理性。
      关键词:姐妹情谊;努斯鲍姆;诗性正义;文学想象;情感理性
      一、姐妹情谊的建构
      姐妹情谊是托尼·莫里森的作品中时常体现的主题,或者说它是大部分黑人女性小说乃至各类女性文学竭力凸显的伟大情感。“将本民族的妇女文学置于中心地位,考察种族和社会性别在双重文化、种族交往中的作用。”[1]于是,在女小说家之间、女作者与女读者之间便形成了一种潜藏的团结。“姐妹情谊是女性主义的理论和批评的基本原则,也是女性文学乐于建构的理想国,它的动因在于女性作家、批评家争取女性团结以获得力量的愿望,也基于女性四分五裂而无力反抗压迫的实际。”[1]“‘内部化的种族歧视’导致了她们之间缺乏沟通,甚至产生一种恶性循环”。[2]
      二、诗性正义及其对女性文学中有关姐妹情谊的解读
      “努斯鲍姆认为,所要批评的是一种宣称代表了真理和理性的特定的科學进路,它教条主义地误解了人类和人类生命的复杂性,不能代表真理,也不能真正代表理性。”[3]而正义的解释便大同小异,“从某种意义上看,正义就是要人们彼此之间相互了解、共同适应、适当分配。”[4]“在人类出生的每一刻,从出生到死亡,都不过是计算器上的讨价还价……它可对观察世界的质的丰富性视而不见;对人类生活是怎么样的和如何赋予人类生活以人类意义视而不见。最重要的是,人类生命是一种神秘和极度复杂的东西,是一种需要用思想能力和能够表达复杂性的语言才能接近的东西。”[4]
      (一)文学想象及其对《紫颜色》中姐妹情谊的解读
      实现正义需要充分发挥文学想象。“努斯鲍姆认为,文学想象并非远离政治、经济以及远离法律的产物,更不是空虚飘渺的空想,在与法律和公共审判相关的公正性和普遍性中,文学想象与之存在密切的关系。” [3]除此之外,努斯鲍姆还认为,“文学艺术比历史‘更哲学’,因为历史仅仅向我们展示了‘发生了什么’,而文学艺术作品向我们展示了一个人生命中‘可能发生的事情’。” [3]
      合理的文学想象会使作品人物甚至作者与读者之间产生沟通的桥梁。例如,爱丽丝·沃克的小说《紫颜色》,改变了世俗对黑人女性的刻板印象。这部小说的女主人公西莉,以自己的成长经历,成功地唤醒了读者心中的一丝明亮。该作品采用书信形式,巧妙地将西莉的悲惨生活以第一人称的方式展现出来,使读者在不知不觉中自我代入,以西莉的视角看待世界,去感受黑人女孩的无助、无奈,又在西莉的妹妹聂蒂的回信中达到角色的置换,真正体会一种源于内心的不甘屈服,一股实现自我觉醒的伟大力量。
      (二)情感理性及其对《爱》中姐妹情谊的解读
      实现社会正义,还要发挥情感理性。情感理性是对过去的纯粹理性概念的修正和改善,社会正义的实现不仅要依靠理性,还要发挥情感作用。“哪里缺乏情感,哪里就缺乏信念(或者不完整)。而这也意味着,那里社会理性也不完整。”[3]
      当代的女性作品便是构建女性主义联盟内部姐妹情谊的重要载体,是理性情感的重要体现。在托妮·莫里森的作品《爱》当中,留心与克里斯汀式的友谊正是莫里森向广大女性以及女性主义者所要传达的情感内核。这两个黑人女孩分别来自不同的家庭,一个贫穷,一个富有,二人相遇在海边,一见如故。后来留心嫁给了克里斯汀的祖父,姐妹从此形同陌路,并因遗产问题敌视相向,直到留心弥留之际,二人才最终冰释前嫌、握手言和。
      大部分评论者认为,二人姐妹情谊的产生源于父权制社会所带来的压迫。依笔者拙见,即使两人姐妹情谊的产生确实受到父权体制的影响,但彼时的留心与克莉丝汀不过是十岁左右的女童,对于政治压迫并不十分敏感,真正使她们一拍即合的则是自然流露的相互喜爱。在《爱》这部小说当中,留心与克莉丝汀姐妹情谊的产生并非为男权压迫所主导,而是鲜受政治因素影响的、发自内心的情感的流露。也正是由于这种主动性和自发性,她们的姐妹情谊才会如此强大,以至于在男权阴影不断波及的情况下顽强生存,并在小说末尾出达到高潮。
      三、诗性正义的争议及辨析
      理性作为一种长期性的衡量标准,依然深深植根于人们的脑海中,使我们在遇到问题时自觉地甚至机械地运用这套理论来进行判断和取舍。而理性主义也并非像它被包装的那样权威和准确,有时“选取情感的态度比取理性的态度往往更能看到生命的更多内涵”。[3]因而我们在追求人类正义的道路上,总该去尝试摒弃以往的陈规,努力探寻新的价值标准,为自己的思维开拓出更广阔的空间。
      参考文献:
      [1]魏天真.“姐妹情谊”如何可能?[J].读书,2003(6).
      [2]赵思奇.贝尔·胡克斯姐妹情谊建构观[J].河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54(5):104,109.
      [3]杨豹,肖春红.正义的实现仅仅依靠理性吗[J].华中科技大学学报,2012,26(5):26,30.
      [4][美]努斯鲍姆:诗性正义[M].丁晓东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2010.
      (作者单位:东北大学外国语学院)

    • 书人茶话
    • 读者沙龙
    • 创富理财
    • 文体
    • 社会
    • 情感
    • 人在旅途
    • 【书人茶话】西庸的囚徒

      1816年6月22日,拜伦和好友雪莱结伴,扬帆游览莱蒙湖。这个狭长的湖泊横亘在瑞士和法国之间,莱蒙湖是法国人的称呼,在瑞士它的名字是日内瓦湖。湖泊南面坐落着日内瓦,北面有洛桑

      书人茶话 日期:2018-08-21

    • 母亲的高度是孩子的起跑线

      对孩子少一些打骂,多一些规则;少一些放任,多一些关注;少一些控制,多一些了解。许多育儿困惑会就此解开

      书人茶话 日期:2018-08-21

    • 创新融合,开创上海曲艺新局面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要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坚持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坚持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不断铸就中华文化的新辉煌。”上海曲艺界以习近...

      书人茶话 日期:2018-08-21

    • 2016—2017中国影视学科发展考察报告

      一、学科历史描述  影视作为学科研究对象并不早,因为影视艺术是晚近才出现的,由于产生在19世纪末叶的电影和20世纪才产生的电视,因此影视几乎是所有艺术学科类别中最为后...

      书人茶话 日期:2018-08-21

    • 整理扬州评话《武松》的历史反思

      孙龙父(1917―1979)与王少堂(1889―1968)两位先生合作整理《武松》,其成就与经验值得记取和反思。有文字记述说书以来,只是书台上的表演,艺人不会奢望说书会变成纸质本...

      书人茶话 日期:2018-08-21

    • 与青年曲艺从业者分享的四点建议

      十次文代会的隆重召开,不仅仅完成了全国文艺界五年一次的团聚,更是继往开来的开端。习近平总书记出席十次文代会开幕式并发表重要讲话,对包括曲艺家在内的广大文艺工作者多...

      书人茶话 日期:2018-08-21

    • 马街书会大书场运转三年来的做法与思考

      本文从马街书会近年来举办的曲艺活动入手,总结马街书会的大书场的做法,对传统大书的传承和弘扬浅谈一些思考与看法。  一、马街书会  马街村位于河南省宝丰县城南7 5公...

      书人茶话 日期:2018-08-21

    • 爱相声如命的李文华(四)

      七、艺术家是“艺如其人”,但像李文华这样大家异口同声亦人亦艺地称赞,应该说是个非常特殊的现象。  在我们合作的艺术道路上,我欣赏李文华那工人式的幽默,更钦佩他身上...

      书人茶话 日期:2018-08-21

    • 盈盈暖侨心,深深唤侨情

      3月4日下午,全国两会开幕的第二天,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就前往民盟、致公党、无党派人士、侨联界委员会议看望代表并发表重要讲话,在海内外侨界引起强烈反响。 ...

      书人茶话 日期:2018-08-21

    • 古雅的维尔纽斯

      前往立陶宛之前,我对这个国家印象寥寥,只知道立陶宛男篮征战奥运佳绩连连。当我真正置身其首府维尔纽斯,我才豁然明白,为何全球广为人知的旅游指南《孤独星球》,曾把立陶...

      书人茶话 日期:2018-08-21

    • 先锋电影创作与“新感觉”的影像延伸

      一、刘呐鸥及其影像的先锋性  刘呐鸥是近代中国文人走向现代化的一个典型样本。他从小生长在日本,长期生活在中国的摩登城市样本上海。繁华炫目的都会风景、时髦刺激的生活...

      读者沙龙 日期:2018-08-21

    • 变革与希望:电影短片《逢春》的创作特色分析

      短片《逢春》来自贾樟柯监制的电影《时间去哪儿了》,这部汇聚巴西、俄罗斯、印度、南非、中国金砖五国导演合拍的剧情片,以“时间去哪儿”为主题,由《颤抖的大地》(巴西导...

      创富理财 日期:2018-08-21

    • 《沙飞传奇》叙事与传播探析

      腾讯新闻中心出品的《大师》系列专题,是一档触碰历史,听大师们分享人生智慧的深度视频类节目。采访对象涉及各个行业翘楚,国学家、史学家、翻译家、书法家、舞蹈家、摄影家...

      文体大观 日期:2018-08-21

    • 电影的教育功能规训与渗透研究

      多元化时代的多元化意识形态精神侵袭之中,所包含的精神力量远比物质力量都更为强大。我们所倚重的物质力量只不过是表象,精神力量却能够持续不断地影响一代又一代人,因此,...

      社会万象 日期:2018-08-21

    • “联华”影片中的“家”与“国”

      1929年12月,联华影业公司的第一部影片《故都春梦》在北平开机。该片为吸引观众而打出的广告语“复兴国片之革命军,对抗舶来影片之先锋队,北京军阀时代之燃犀录,我国家庭之...

      社会万象 日期:2018-08-21

    • 论电影《至暗时刻》中历史观的独特性及其重要作用

      2017年9月起,好莱坞传记片《至暗时刻》开始登陆全球院线。电影上映后,立即获得世界各地媒体和影评人的一致好评。在同年10月5日举办的第21届好莱坞电影奖颁奖仪式上,《至暗...

      情感倾诉 日期:2018-08-21

    • 《儒林外史》中士人道德探析

      摘要:《儒林外史》通过士风的变异描述了士人背德违道的现实状况,并用辛辣的弊端对士人道德的堕落进行了批判性的描写,展现了士林群体的道德沦丧与人性泯灭,从而引人深思,...

      人在旅途 日期:2018-08-21

    • 张洁笔下女性的痛苦书写研究

      摘要:张洁笔下的作品中通常出现“痛苦的理想主义者”的人物形象,这之中以女性人物居多,她们往往徘徊在爱与痛的边缘,痛苦成为她们人生体验的代名词。“痛苦的理想主义者”...

      人在旅途 日期:2018-08-21

    • 论《家变》中父子冲突的现代意义

      摘要:《家变》是台湾现代派作家王文兴的代表作,反映了台湾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由农业经济向资本主义经济转型阶段的社会生活,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家庭变故,从父子矛盾的层面上...

      人在旅途 日期:2018-08-21

    • “单一神话”视角下的《杜子春三入长安》

      摘要:《醒世恒言》中《杜子春三入长安》的故事可以追溯至自印度传说《烈士池》,是一个“成仙考验”型的故事。也可以看做是一个“英雄冒险”的故事。本文运用美国神话学家约...

      人在旅途 日期:2018-08-21

    • 基于徐刚作品视阈下的中国特色生态文学创作

      摘要:近年来,日益严重的生态危机催生了我国生态文学创作的长足发展,徐刚作为国内生态文学领域内最具影响力的作家,其创作历程不仅折射了我国近三十年来生态文学的发展轨迹...

      人在旅途 日期:2018-08-21

    • 爷爷的老黄历

      又到了过年季,不由得想起我的爷爷和他那老黄历。  很小的时候,每逢岁末爸爸妈妈总要带着我回宿迁爷爷奶奶家过年,说老家才有年味。从我有记忆开始,爷爷给我的印象就是忙...

      人在旅途 日期:2018-08-21

    • 重读《白鹿原》

      时隔20年,重读《白鹿原》,感触与以往大不相同。  巴尔扎克曾经说过,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秘史。  看过《百年孤独》之后,再看《白鹿原》,总觉得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说《...

      人在旅途 日期:2018-08-21

    • 黄草洼五十二号

      口泉沟同家梁矿黄草洼五十二号院,是我童年生活过的地方。  黄草洼是一条街道的名称,顾名思义,这是一片洼地。洼地里流淌着一条不是很宽的小河,河水主要是矿井抽出的废水...

      人在旅途 日期:2018-08-21

    • 致敬(组诗)

      一  我必须致敬,向微熏的风  向绽放的花  向蠕动的虫子,向柔软的枝条  向淙淙的河水  向整个春天  痛痛快快地让敬意  占有我整个身心二  我脱去冬衣的瞬间...

      人在旅途 日期:2018-08-21

    • 用石头画出一个“动物园”

      莫斯科的美術系毕业生InnaKondratenko喜欢收集形态各异的石头,然后把它们画成动物。这些动物看起来简直跟真的一模一样!  Inna是一名插画家,大约8年前,她无意间看到一位...

      人在旅途 日期:2018-08-21